陳真
CHENZHEN

 
揚州木音堂堂主,善治木、喜音律、醉于琴。常居揚州。
 
02年在父親的琴箏廠里當學徒,隨父手傳身教從木工、選料、漆工、聽音等基本學起。經數年的嚴格學習,最終每一道程序和細節都能獨立完成。
 
數年累月與琴器的相處,使陳真真正愛上了古琴,除了生活和工作,便是琴了。一件事,有了興趣愛好做基點,便有了綿綿之動力,也使得陳真從手藝人轉變成了一位真正的斫琴師。
 
因有家父的鼎力相助,斫琴之前,陳真得以去揚州眾多琴坊尋師拜友,參訪學習。細心考察之后,覺得不甚理想,大多琴坊所斫琴器,品質參差,音美而型異者,型美而音異者,音異而型亦異者眾多。音型皆優者寥寥無幾。之后決定“閉門造琴”,于是開始籌措琴材,參閱琴書典籍,詩畫圖典,聆聽古曲琴風,潛心于斫琴之事。
 
在斫琴年復一年的鉆研、打磨之中,陳真找到了一種師古人法度,以現代化的數字加工技術之法解決老琴音色難以復制的課題,不僅在形制,且在音色上接近老琴?!叭奈逑宜啟曬?,六七弦如金石,一二弦如洪鐘,撫之恍若穿越時空之感?!蹦諦腥縭瞧蘭鄢掄騅角俚囊羯?。
 
許是因為蕉葉琴那種優美的曲線吸引了他,或是芭蕉綠葉的詩情畫意在腦海里潛藏,亦或是坊間傳言琴中最難是蕉葉,諸多琴式之中,陳真最偏愛是蕉葉,將蕉葉要做到極致:以琴人之心,斫千年之器。
 

巫娜
 
“陳真斫琴音色與造型俱佳,尤善斫蕉葉琴。音質飽滿通透,高中低三段音色均勻無染,漆色細膩溫潤,猶如暖玉。他刻苦鉆研,潛心斫琴之事,將蕉葉要做到極致:以琴人之心,斫千年之器,這是當代斫琴青年人難得的志向。”
 
——巫娜
 
yangqing
 
 ”陳真是一位難得的優秀青年斫琴師:以匠心之琴堅守傳統,以良善之琴觀照生命。近些年,親證陳真所斫之琴日臻完善,選材考究,音、型、藝俱佳,經得住歲月,值得琴友傳世珍藏?!?/span>

 
——楊青